<meter id="pfzjv"><rp id="pfzjv"></rp></meter><ruby id="pfzjv"></ruby>
    <menuitem id="pfzjv"><thead id="pfzjv"><sub id="pfzjv"></sub></thead></menuitem><ruby id="pfzjv"></ruby>

    <nobr id="pfzjv"><em id="pfzjv"></em></nobr>

        <strike id="pfzjv"><video id="pfzjv"></video></strike>

        您的位置 : 星座小說網 > 現情 > 尋找愛情的鄒小姐

        更新時間:2020-08-21 17:47:57

        尋找愛情的鄒小姐

        尋找愛情的鄒小姐 匪我思存 著

        連載中 蘇悅生鄒七巧 未來小說 種田小說 推理小說 純愛小說

        人氣小說《尋找愛情的鄒小姐》是來自匪我思存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蘇悅生鄒七巧,文中感情敘述細膩,情節跌宕起伏,卻又順暢自然。下面是簡介:十年前,她與他經歷了最銘心的愛,最刻骨的恨,鄒七巧用力愛著蘇悅生,蘇悅生卻三番五次的逃離,一場蓄意已久的陰謀,讓她從天堂跌入了地獄。十年后,鄒七巧因愛成疾,失去了所有的記憶,當她以為自己另有所愛時,蘇悅生的出現驚起了她所有傷感的秘密,當真相被慢慢揭開,他們是否還能尋回失落了十年的愛?

        精彩章節試讀:

        我已經好久沒有夢見蘇悅生,夢里的他和十年前一模一樣,一模一樣的混蛋。

        穿著白襯衣坐在沙發上,修長的兩條腿,西褲線縫熨的筆直,好似刀裁出來的兩條線。太陽光照在他臉上,他笑的時候嘴角微斜,就像中風似的。當然這是我惡毒的污蔑,其實人人都說蘇悅生長得好看,連寶麗都說:“哎呀蘇先生真是像TomCruise……”

        這種時候我總是挖苦:“原來姓蘇的竟然長得像外國人?”

        “長得不像,氣質像!氣質你懂么?”寶麗斜睨我一眼,“說了你也不懂,你懂什么叫男人?什么叫氣質?”

        寶麗是一等一的紅人兒,赫赫有名的“濯有蓮”一姐,無數闊佬豪紳拜倒在她的裙角之下,江湖上盛傳她“旺夫”,據說跟她好過的男人都順風順水,事業遂心。一時間汪寶麗三個字,竟然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,越是忙,越是不耐敷衍,男人們偏以能帶她出場為榮,一晚上下來,她各個包廂里停停坐坐,唱兩支歌,喝半杯酒,光小費都收到手軟。寶麗要是生在古代,包管比李師師還更像個花魁。

        不過論起男人來,我通常對寶麗嗤之以鼻:“你又懂什么叫男人?什么叫長得帥?別看你是頭牌,可我是老鴇!”

        沒錯,我是老鴇,而且不是一般的老鴇。因為全城凡是數得上名號的夜總會,十有八九都是我名下的生意,最大的一間叫“濯有蓮”,會員制,資格審查比高爾夫球會還要嚴格,外頭將“濯有蓮”傳得玄之又玄,什么酒池肉林,什么紙醉金迷,其實不過因為是在郊區,自然占了一大片山林,青山綠水間,錯落開去無數樓臺。從外頭看起來,和尋常度假村一般無二,若要論優點,自然是包廂里音響好,還有就是酒賣得貴一點。當初我還挺猶豫,因為管采購的阿滿拿來的訂單,那些貴得嚇死人的法國著名酒莊一買就是數千支,好年份都是整年份的大手筆采購,這到底是打算開夜總會呢還是屯酒窖呢?遲疑的當兒,正巧蘇悅生不高興,看我拿著那張單子發呆沒有理他,大少爺就更不高興了,奪過單子瞥了一眼,冷笑一聲:“我還當是什么事,不過就是買一點酒,難道你付不起這點鈔票?”

        蘇悅生只有生氣的時候才講上海話,一聽他講上海話我就知趣,滿臉諂笑:“是是,方才我不過是在想,這些酒買下來自然沒問題,不過要賣到猴年馬月去?你也知道,那些人雖然有錢,可是真心不懂酒?!?/p>

        果然大少爺心情好了許多,說:“暴發戶,多訂些拉菲給他們喝!”

        阿滿拿著改后的訂單咕噥不滿,直到我瞥了他一眼,說:“蘇先生說,多訂些拉菲?!卑M這才收斂些,蘇悅生是老虎,人人都怕他,所以我狐假虎威。

        濯有蓮一開張就生意奇好,越是門檻高資格審得嚴,外面說法越是天花亂墜,再加上蘇悅生有次正好在本城,恰逢他陽歷生日——他們家的人,都是過陰歷生日的,陽歷生日不作數,不過狐朋狗友自然湊趣,慫恿他在濯有蓮大擺宴席,一時間滿城權貴,皆以拿到那張生日宴請柬為榮。濯有蓮成了灼手可熱的富貴顯要之地,連我鄒七巧三個字,也跟著大大的沾了一次光,人人都道素來低調的蘇公子如此罕見高調的給我面子,可見我在蘇公子心目中,非同一般。

        濯有蓮一舉成名,貴是貴,貴得常常連我自己看到出貨單,都要咬牙倒抽一口涼氣,所以說人都是要虐的,貴成這樣,卻滿城的有錢人都爭先恐后來求一張濯有蓮會員卡。

        我從夢里醒來,一身冷汗,鬧鐘指向九點半,窗簾密閉四合,一絲光也透不進來。雙層玻璃隔開喧囂的市聲,縱然天早已經亮了,整個城市這時候已經上班上學,但對我而言,時間還早。做我們這行的,都是下午兩點才起床。

        我躺在床上想了半天,終于明白自己為什么夢見蘇悅生,因為今天是媽媽忌日。

        媽媽死了也快十年了,我們老家的規矩,第三年忌日的時候把死者所有的東西都燒掉,然后才可以在墳前立一塊碑,從此后這個人就似乎真正告別塵世,不必要再計算她的生辰死忌,也不必時時刻刻惦著去墳前磕頭燒香。

        我十分不孝,媽媽走之后的頭七甚至七七,都沒有去給她磕頭燒香,那時候我病得很嚴重,差一點就死掉。等我從醫院里出來,已經是媽媽去世大半年后了。

        蘇悅生帶我去看她的墓地,媽媽就葬在城郊,在非常昂貴的陵園,我媽的墓地占據了特別好的位置,鋪著黑白分明的大理石,像鋼琴鍵一般,太陽曬得大理石滾燙,我把玫瑰放下去的時候,心里只在想,別把花燙壞了啊。

        媽媽最喜歡玫瑰,花是我在最好的花店里買的,剛剛從保加利亞空運到,包扎的時候店員跟我搭訕:“這是要送給誰呢?”

        我說:“我媽媽?!?/p>

        店員是個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姑娘,笑得兩只眼睛彎彎像月牙,說:“那她一定開心極了!這么漂亮的花!”

        我也覺得是,如果媽媽真的能看見,她也一定會開心。

        放下那束玫瑰的時候我竟然沒有哭,我都恍惚聽見眼淚滴落滾燙的石板,“噗”得那一聲,可是眼角干干的,我真的沒有哭。

        回去的路上蘇悅生給我一套鑰匙,說:“你那房子我讓人替你賣了,價錢還不錯,所以買了一套市中心的公寓,余下的錢,存銀行了?!?/p>

        我把胳膊肘放在車窗上,下巴就擱胳膊上,浩浩的風吹亂了我的頭發,我媽留給我的東西其實不多,除了一大衣帽間的名牌衣服手袋,就是那套別墅了?,F在房子賣了,衣服手袋都被蘇悅生讓人當垃圾處理掉了,什么都沒有了。

        不,銀行里還有一筆巨款,那也是我媽留給我的。不過錢不算,錢是什么,不過是戶頭上的一個數字。我六歲的時候我媽就這樣跟我說過,這世上錢買不到的東西太多,比如快樂。

        我媽這一輩子,不快樂。

        我從來不想重蹈她的覆轍,可是我認識了程子良。

        我媽媽聽說我和程子良來往時,氣急敗壞打了我一耳光,那是我媽生平第一次動手打我,她說:“你怎么就不學好?”那一種語氣里的心酸絕望,是比那一耳光打在臉上,更令我覺得難受。

        那時候我還小,不覺得自己做錯事,不知道這世間有人跟人,是天差地別。等我明白過來的時候,一切早就已經晚了。

        難得這么早醒,我在床上又賴了一會兒才爬起來洗臉刷牙,牙還沒刷完就接到小許的電話,小許的聲音里透著幾焦慮,劈面就說:“蘇先生出了點事?!?/p>

        我嚇得一口牙膏水差點吞下去,趕緊吐出來然后問:“什么?他在哪里?”

        “醫院,XX醫院?!毙≡S又趕緊叮囑一句:“帶幾件他的睡衣來?!?/p>

        我掛斷電話就去衣帽間找蘇悅生的睡衣,心急火燎拿了袋子裝起幾件睡衣,想想又將他的浴袍毛巾裝進去,蘇悅生很容易過敏,毛巾都用某個牌子,醫院的東西,哪怕是新的,他一準用不慣。

        我開紅色的保時捷出門,大包的衣物擱在副駕座上,天氣陰霾,透過墨鏡,城市仿佛已經是黃昏。風把我的一頭長發吹得亂糟糟,發絲打在臉上生疼,趁著紅燈停車,我從包里翻出一條絲巾綁住頭發,從后視鏡里我發現,自己吸引了路上無數其它司機的眼光。

        換作是平日,我大約會綁好頭發之后,得意洋洋的轉過身子朝圍觀群眾揮手飛吻,不過今天沒這種心思,小許說的不明不白,還不知道蘇悅生出了什么大事,他要是死了,我可完蛋了。

        緊趕慢趕趕到醫院,直到進到病房才松了口氣,因為蘇悅生正在發脾氣,還能那么大聲訓斥旁人,可見性命無礙。

        他堅持要出院,醫生堅持不肯,我到正好解圍,院長和主任都認得我,對我訕笑:“鄒小姐來得正好,勸一勸蘇先生?!?/p>

        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我含著笑意,說不好奇是假的,蘇悅生臉頰上一大塊烏青,好像被人揍了一拳,蘇悅生竟然會挨揍,這簡直是天方夜譚。難道是他爹竟然親臨本地,演了一出閉門教子?又或許?是新女朋友彪悍潑辣,竟然朝蘇公子臉上招呼?又或者他親自遛狗的時候,被那條二狗拉得撞在電線桿上?

        總之哪一種情形都讓我覺得忍俊不禁。

        小許及時打斷我各種聯想:“蘇先生追劫匪,被劫匪打的?!?/p>

        “哦……”我忍不住揶揄:“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,劫匪搶什么了,還用得上去追?”

        幾年前我下班的時候,被一個小蟊賊扎破車胎搶包,追上去之后挨了一刀,我舉手一擋,結果把胳膊上劃了一長道傷口,血流得嚇死人,最后還進醫院縫針了。蘇悅生那會兒在意大利度假,國際長途還不忘興災樂禍:“劫匪搶什么了,還用得著去追?”

        所以這一次我拿原話奉還,很意外蘇悅生竟然沒回嘴,反倒若有所思。我想他腦袋一定被劫匪打壞了。

        沒過幾天就有風聲傳到我耳朵里,原來那天蘇悅生追劫匪是英雄救美,有個女孩的包包被飛車黨搶走,他正好路過追上去,飛車黨騎著摩托被他逼進死胡同,他棄車下來跟劫匪徒手肉搏,結果在市民幫助下把劫匪送進派出所,自己受了傷。

        這些都不是重點,重點是被救的女孩名叫向晴,XX大學研究生在讀,身家清白斯文漂亮的好姑娘,父親是教授母親是公務員,朋友們提到她的名字與學校,都要裝作不經意的樣子看一眼我。

        我也裝作蠻淡定的樣子,回應朋友們的好心。

        蘇悅生這回是認真談戀愛了,有人說他每個周末都去學校接向晴,還有人常??吹剿蚯缭诠珗@里散步。據說兩個人都拿著一支冰激淋,開心的跟孩子似的。

        最后連趙昀都忍不住挖苦我:“你倒挺沉得住氣???”

        “您這話說的?!蔽倚?**把醒酒器中的酒斟進杯子里:“哪樁事我沉得住氣了?咱們都認識這么多年了,你難道不知道我的脾氣,買件新衣服都要當場穿走,我哪里是沉得住氣的人?”

        趙昀瞪了我半晌,才悻悻地說:“我看你能裝到什么時候?!?/p>

        趙昀跟蘇悅生關系挺好,狐朋狗友里頭他們倆走得近,不曉得為什么,蘇悅生身邊的人都喜歡我,大約是因為我好相處,能說能鬧又不需要旁人額外給我面子,每次出了亂子我自己先找臺階下。我又放得開,經得起他們胡說八道,時日久了,沒心沒肺也是一樣好處。人人拿我當兄弟,所以出于義氣,趙昀替我擔憂。

        其實我跟蘇悅生也是兄弟義氣,沒他們想得那么復雜。

  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  1. 未來小說
        2. 種田小說
        3. 推理小說
        4. 純愛小說

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還可以輸入200

       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

        關注微信公眾號俠盜文學

        回復尋找愛情的鄒小姐或者回復書號3118 閱讀全文

        ×
        国产亚洲精品无码专区

        <meter id="pfzjv"><rp id="pfzjv"></rp></meter><ruby id="pfzjv"></ruby>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pfzjv"><thead id="pfzjv"><sub id="pfzjv"></sub></thead></menuitem><ruby id="pfzjv"></ruby>

          <nobr id="pfzjv"><em id="pfzjv"></em></nobr>

              <strike id="pfzjv"><video id="pfzjv"></video></strike>